哥哥&弟弟

求爸爸发糖/岛民/葛葛哭晕在厕所系列

邬童×班小松

王家的小小凱:

我很好接触的:



最后一场比赛,邬童被棒球击中了本就患伤的右肩,他投球越来越吃力,甚至出现了失误。

他几乎每投出一次球都会痛到皱起眉头,捂着肩膀试图让疼痛缓解。解说员直指出他的问题所在,观众席上的人群关切的目光中夹杂着些许对迟暮英雄的悲悯和惋惜。就连他自己,在江狄环场而跑庆祝得分时,也流露出了一瞬的迷茫和无助。

不过,他立刻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,接连上垒。

环顾赛场,对于邬童的爆发式回击最不意外的,大概就是班小松了吧。他了解那个少年有多要强,初次见面时疏忽给了自己一分都能让他不甘地立刻讨回,何况是这场事关荣誉的决赛,对面站着对方所谓的秘密武器呢?

所以无论情况如何急转,他始终高呼着加油,不说其他,而当大家因比分被追平而懊恼时,他的目光里充满着坚定。当初他不曾怀疑过邬童的信念会坍塌,今天的班小松一样相信着,邬童不会服输的,他也不会。

九局下半,短暂的休息时间医生为邬童检查肩膀,看着止不住倒吸凉气的邬童,班小松的眼里满是心疼,但他们都明白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,不能退缩,只能奋力一博。

轮到班小松击球,他握着球棒深呼吸,脑海中是邬童那句联赛前不会离开。

以班小松思考问题的方式来说,对一句话的解读就是项选择题,客观条件下的判断,所以自从听到这句话后,他就相信着邬童会在联赛后去美国。

那可是美国呀,是读高中的班小松怎么想都觉得遥远的地方,他不知道邬童离开后还会不会回来,不确定离开后的邬童会带走多少回忆,此刻他最想做的不是挽留,而是把最珍贵的礼物送给邬童。

那一个冠军奖杯是班小松想要送给邬童的礼物。它象征着荣耀,少年的一个动作让这份荣耀转化为珍贵。

一个握着球棒画圈,并轻提衣袖的动作,也是邬童独有的就位姿势。

在班小松作出动作的同时,邬童皱着眉不解看向他,但下一秒立刻难掩地轻笑出来。邬童在几乎不可计的时间内了然了班小松的动机,那个总被自己嘲笑傻子的少年其实真的很聪明,就连最后的不舍都表达得如此隐晦,却叫人难以拒绝。

他拼着满腔的决心挥出那一棒若能换回胜利,那么这场比赛留给世人最后的剪影里,是一个少年的书写,而他从提笔到断句,都在循着另一个少年的笔迹。

邬童当然欣慰,彼时那个只有一腔孤勇的班小松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棒球队,他击中对方刁钻的棒球再也不是凑巧,他的内心此刻站着一个巨人,那个巨人有着蓄势待发的冲劲,挥动着有力的双臂,还带着一点勾人的难言情愫。

他在说:我要让你带着最大的荣耀去实现理想,可是如果你再留心一点就会知道,不止美国可以实现你的理想,我也一样。

他不挽留,却比谁都愿你留。


评论

热度(437)

  1. 哥哥&弟弟王家的小小凱 转载了此文字